首页 走进桐中 资讯中心 校史长廊 师资队伍 德育天地 教学教研 学生园地 下载中心 后勤管理 博客 论坛
登录模块加载中...
 
  教 学 管 理
  课 程 改 革
  课 题 研 究
  教 研 论 文
  高 考 专 栏
 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学教研 > 阅读
课改就是改课
来源: 作者: 添加时间:16-10-17 关键字: 点击数:

安庆市名师工作室主持人赴上海培训报道之二

  九月沪上,凉风还是那么无力!
  25日全天,我们仍在上海第八中学接受培训。
  上午,我们认真聆听了华东师范大学钟启泉教授的专题讲座——《核心素养与课堂革命》;下午,我们就“教师发展的路径与策略”问题,分享了上海第八中学卢起升校长的经验。
  满满一天的课程,我们的思想在碰撞,在开悟,在升腾。卢校长的经验源于他的学习、实践和反思,且不说他在讲座中提到的教师专业发展过程中的“四种行为”——直觉行为、习惯行为、确认行为和自主行为,也不说这四种行为之间的复杂关系和转换过程中我们所面临的挫折、困顿和寂寞,单是卢校长他的这些经验获得的过程本身,对我们来说,就是一种启迪,一种导引,一种示范。教师需要勤于学习,需要深度思考,需要坚守目标,这,就是我们在学习之后的深切体悟。
  最值得一说的,是钟启泉教授所提到的“核心素养”与“课堂革命”。没错,新课改之新,就是我们现在的教育理念是超越历史,追寻未来的。谁都知道,未来国家之间的竞争,最终是国民核心素养的竞争,而这核心素养的形成,又无疑是通过教育的过程实现的。教育所承担的社会责任和历史责任,透过这“核心素养”,便可见一斑!
  然而,新课程改革十几年来,我们除看到一些令人眼花缭乱的装饰,听到一些美得可爱、大得吓人的新词新语以外,我们到底真真切切地做过什么,我们现在的学生——将来的国民,他们的核心素养或综合素养,真的得到较大的提高了吗?
  凡是有良心的教育者,我敢肯定,他(她)不会为这种花花绿绿的新课改打高分。
  那么,课改到底要改什么?
  我总以为,课改课改,改的就是“课”。这个“课”有两层意思:一是指课的内容,二是指课的形式。这课的内容,首先与教材有关;而课的表现形式,则与课堂内容的呈现过程、方式等有关。课改,我们应该在这两个受力点上做文章,下功夫,而不是去搞那些无谓的点缀,更不能走回头路,开倒车!
  所以,钟教授将“核心素养”与“课堂革命”相提并论,我以为,这是抓住了课改最关键的两个问题。
  毋庸置疑,一个民族的发展与强盛,与这个民族的每一个个体的基本素养是分不开的。如果把一个国家的基础教育比作一颗大树,那么,这棵大树上的每一个枝叶,它所获得的养分虽不相同,但都是自己所需要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评价这棵大树,我们会说,它是公平的,是全面发展的,是促进每一个生命个体健康成长的。这才是我们所期待的真正意义上的教育之树,是可以庇护子孙的长青之树!反之,如果这颗大树枝干已枯,只在树冠上顶着那么几片绿叶,开出一两朵艳丽的花儿,你能说,这是一个富有生气、充满生命活力的希望之树吗?
  那么,怎样才能实现这个“核心素养”呢?答案是,改革课堂,实现课堂革命。
  课堂革命,对老师来说,不是很难做到的。无论是理论层面还是技术层面,对于现在的绝大多数老师来说,如果让他们去做,他们一定会在较短的时间内做好。对于新课程及其理念,我们的老师都是举双手欢迎的,他们希望在课程改革的过程中,有所作为,分享成功,从而更好地实现他们的教育价值乃至人生价值。
  然而,令人遗憾的是,课堂改革与教育体制的改革没有实现无缝对接。正因为没有对接,尽管有了新课程,但没有将新课程的评价机制引入到新课程的实施过程中去。因为新的教育评价机制的软弱或入场滞后,新课程上演的场场好戏,不能给新课程的支持者和实践者以真正意义上的力挺或支持,传统的教育评价机制,因为成熟和操作简单,便依然强势入场,将新课程的核心价值踢到场外。这种情形,与黑旋风给《天鹅湖》打分有什么两样?
  因此,在没有制度保障的情形下,在没有新的评价机制完善并有效介入的情况下,课堂革命最终会成为一句空话!核心素养也终将成为海市蜃楼!
  钟教授说:“学校改革的核心是课程;课程改革的核心是课堂;课堂改革的核心是教师; 课堂不变,教师不会变;教师不变,学校不会变。” 如果仅从逻辑过程上来分析,钟教授的话是绝对正确的。然而从客观现实看,我却固执地这样认为:学校不变,教师不会变;教师不变,课堂不会变;学校改革的核心是教育评价机制的改革;教育评价机制改革的核心是教育体制改革;教育体制改革的核心是什么,我说不上来了。课改课改,喊了十几年了,教育究竟有哪些本质上的变化呢?我曾苦苦地在寻求这个问题的答案。然而至今,我仍不知究竟该给这个问题一个怎样的答案。倒是在苦寻中,我常常自觉或不自觉地想到鲁迅,想到《阿Q正传》里的那么一句话:“带兵的还是先前的老把总”!这些个“老把总”,除换了一副行头外,脑子的东西估计还是宣统年间储存的。有的虽然洗了脑,但因为有这样那样的考量,仍是裹足不前!
  为什么我的观点与钟教授的不一样呢?我想了想,钟教授是学者,是客观的善良的学者,他总认为实现教育改革的最基本也是最主要的力量是教师——他的眼里有教师!而客观情况是,在许多地方,特别是经济欠发达地区,有多少人眼里有教师呢?甚至在某些学校,教师就是为学校打工的人,是为考试工厂从事机械劳动的熟练工。至于教师的苦和痛(更莫奢谈专业发展了),他们的期待和诉求,有几人去关心过?
  所以,我要说,教育不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改革,不冲破束缚教育发展的各种藩篱,不来一场暴风骤雨式的改革以唤醒并调动所有教师的积极性,课程改革也好,课堂改革也罢,最终恐怕还是一句空话!核心素养也许会演变成“骇心”素养!
(桐城中学  胡双全)
· 上一篇:
· 下一篇:
学校简介 | 校长致辞 | 学校荣誉 | 清流文学 | 下载中心 | 成绩查询 | 版权申明 | 论坛 | 博客 | 联系我们 |
安徽省桐城中学 版权所有 ©2007-2008